不朽的靈魂

驚奇的事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必須讓你了解

必須讓你了解

我在打開門時所看到的情景並不很美,但是,我認為我必須讓你了解!下,因為我所看到的情景證實了我所猜到的一切。你的兒子在衣冠不整的情況下,一手抓著自己的陰莖,另一手抓著你給他的那個錶,站在那兒,外籍新娘臉孔露出很野蠻的神情,我無法加以描述。「跪下來?」他以一種嘲笑的聲音說,輕蔑與淚意交戰著要脫穎而出。

「對誰跪下來?並沒有上帝。聖經說謊!每個人都說謊!」「小心!」我警告他。「你在玩弄你的不朽的靈魂。」「什麼不朽的靈魂?」他問。「我犯罪了 ,上帝並沒有殺了我。」「上帝以神祕的方式行動,」我告訴他。「如果越南新娘祂的方式是神祕的,」他回嘴,「那麼,怎麼會是你知道而我並不知道?」「注意!」我叫出來。「注意!不要因為上帝暫時忽略/你就下結論。」

「但是,我不想被祂忽略!」他對我冋叫著。「我一定不要被祂忽略。我是什麼人啊? 一隻蟲嗎?」他對著方的帝揮動拳頭,大陸新娘拳頭屮握著那隻錶,以:種像是被人勒住時的不自然聲音尖叫著說:「屌帝!」然後轉向我,說道:「你看到嗎?你看到嗎?他沒有殺我!」我想用拳頭打他,正對著他的臉揮擊,但是,我注意到一件令人驚奇的事:淚珠從他的眼中滴下來。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聖經〈創世紀〉

聖經〈創世紀〉

當我第一次發現你的孩的這種癖好時,我認為,只要來次嚴厲的教訓,就足以讓他戒除這稱-忠習。如果不防患於未然,這種惡習就會很快變成一種習慣。但是,等到我再一次逮到他時,我發覺有需要灌輸他更強烈的印象。所以,我就把聖經〈創世紀〉第三十八章中有關俄南遺精在地卜的故事唸給他聽,並向他說,內湖辦公室出租這種罪過在上帝眼中想必多麼嚴重,為祂很嚴厲地懲罰了這種行為,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以下的文字之中看出來:「他這行為得罪/上主,上主也取得了他的性命。」

我談到這種罪過的代價是死亡,你的兒子臉色變白,我還以為我終於充分讓他體會到這個教卽但是情況顯然不是這樣。此時我完全清楚,我甚至.史加感到不安。此時所謂的計秒,意忍是很明白了 。你的兒子Business center是同時在犯兩種過錯,首先是手淫,其次是挑戰上帝。他不僅在欺騙大自然,並且也在給上帝十秒鐘的時間完成對他的懲罰,如果帝做不到,他就要否認祂。

我又想走進房間,但是我認為,如果我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這樣做,那麼我似乎只是努力要把上帝從一種令人尷尬的情況中解救出來。我唯恐International business 會傷害到這個年輕人,使得他輕視我,也輕視卜帝。我在猶疑不決時,他又數到十,我聽到他叫出來..「祢並不存在啊!上帝,祢不是帝!」此時我必須衝進去,並且在衝進去時叫出來:「卑鄙的人兒!你難道沒有體認到,考驗上帝是:種罪嗎?跪下來,罪人,請求原諒吧!」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數著秒數

數著秒數

尤有進者,除了他的聲音之外,我聽不到別人的聲音。所以,我繼續站在商務中心那兒,好像癱瘓了 ,同時你的兒子數著秒數。就在此時,我忽然想起,我最近曾被迫跟你這個男孩嚴肅地談到手淫的違規行為。我並不了解這種違規行為如何出現在這個學校。在這個學校中,一切都受到嚴厲的監督。除了懲罰學生的小室之外,門都不能鎖上。

主司風紀的學監都日夜巡邏所有的建築物,檢視每個角落。每一班都分成兩部分,像是對立的軍隊,彼此爭著贏取最佳的分數與表現,也彼此作戰、偵察,準備在找到對方:點點的錯誤時就告他們一狀。兩方都設有學生領事人員、學生監察人員、學生領導人員、評議員、組長,以及等等的,小型辦公室出租全都動員起來,以便在這種教室的戰爭屮贏得勝利。在這種戰爭之中,最後獲獎時所要列入考慮的因素,不僅包括知識,也包括品行。

在這種戰中:天的幾每一分鐘都交待清楚,從早晨五點分男孩起床,到晚上九點他們上床,無論在教室、課堂、餐廳或宿舍,部要點名。其問如有空檔,都巾成群的教師和導師加以利用。他們緊逼學生,要他們背功課、寫報告。不,真的是無法了解這種違規行為如何在這兒風行除非説,魔鬼撒;一不曾停止活動。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很尖銳

很尖銳

但是,有-天,我在走近他的房間時,卻聽到他的聲音從關著的門傳出來。並不是說他的聲音很高,而是他所説的話很奇怪,很尖銳。「十秒!」我聽到他這樣說。「我給你整整十秒把我撃斃。我要計數了 。 一……二……」這可能是什麼意思呢?他所說的話中透露出輕視與失望的意味,充滿一種奇異的室內設計熱情,我禁不住站在那兒偷聽。

當你的兒子數到「十!」時,這個「十!」字很兇猛地發出來,加上一種弦外之音,可能是表示喜悅,也可能是表示憂鬱,真的很難分辨,我仍然無法走進去。何況,由於他的聲音繼續下去,同樣透露出那種令人困惑的得意加上無望的設計成分,所以我在那扇關著的門前面一動也不動,好像生了根。

「你沒有殺我!你沒有!所以這一切都是謊言!謊言!但我要再給你一次機會。這是你把我擊斃的最後一次機會!」
那扇關著的門後面的這個人可能在進行著什麼事情呢?是一件生死攸關的事,這似乎是可以確定的。事實上,我有一會兒的時間室內設計環顧四周,尋找著一件武器,決定要衝進門內,去幫助你的兒子。但是,我立刻體認到,這是沒有意義的,因為是你兒子的聲音屮透露出威脅的成分,是你的兒子要給別人另一次擊斃他的機會。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然激動起來

然激動起來

他的行為一般而言是很不錯的;他的老師對於他的學業也表示很滿意,只不過並沒有老師對他的學業表現過分的熱心。你一定很清楚,你的圮子很容易忽然激動起來,然後開始表現慍怒的海外婚紗模樣。他會在某一天很狂熱地工作著,第二天卻遊手好閒。他時而會發作脾氣,言語變得很粗俗,行為不圓滑至少是如此然後他會流眼淚;表一:小真正的懊悔。

但是,所有的這:切都經常出現在所有激烈成長的孩童之中,我通常都是以如卩的方式處理:說出一兩句嚴詞厲語,以便維持秩序,最多施加輕微的處罰,用教鞭在關節打幾下,或者禁止他們享打某種特權,例如禁止他們參與馬爾地夫芭蕾或戲劇表演,而這兩者在各種節慶之中是經常;演出機會的。你的;子在學校屮最喜歡的就是戲劇的表演。我確實可以說,戲劇的表演是他唯罾真正的興趣。由於我威脅不讓他在戲劇中演出角色,所以到現在為止,我都能夠控制他。

但是,現在我不知道要怎麼辦。事實上,我幾乎不知道要說些什麼,也不知道要如何說。你的几子忽然表現出性格屮較黑暗的一面,這是我無法處理的。我來加以說明好了 。你最近給了他一個很好的錶當禮物。最初,泰國我只注意到,他經常從口袋
中拿出手錶,每一次檢視幾分鐘之久。我對他提到此事,但沒有堅持,:為我認為,這只是男孩子對於美麗的東西所表現的熱情,對於己所擁有的東西表現出過分的自傲,在這麼年輕的人身上出現是可以原諒的。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年輕的薩德

年輕的薩德

這位方丈終於出版了有關這個問題的兩冊厚厚的著作,一直到現在都是有關佩脫拉克及其偉大的情人的基本文獻。於是,年輕的薩德並沒有發現一個新家,也沒有發現新的父母,只發現另一個可以待下來的地方。雖然他已長大,一定會了解他的叔叔家中所發生的事情,但是,他無論如何還是太年輕,蘇美島無法去參與這些事情,因此,他只有在一種尷瓰又痛苦的無知中過著單調乏味的生活。

兩、三年後,這位方丈認為這個男孩在學習方面已有足夠的進展,可以讓他去巴黎讀路易,雷,格蘭學院。這是一間著名的巴里島耶穌會中等學校,半世紀前,他的好朋友伏爾泰曾經是這間學校的優秀學生。這間學校仍然只是讓這個男孩暫待:段時間的另一個地方。他的導師是:位年輕的方丈,名叫安布勒。他在一七五四年的一月寫了以下這封信給他的這位學生的父親德,薩德伯爵。

從寫信的日期看來,薩德大約是十三歲,或者當時剛好從這間中等學校退學,還沒有進入一間騎兵學校。我們從這封信很可能了解到他為何有這種北海道轉變。〔信寄給住在亞維農附近的拉,科斯特的吉恩巴提斯特,德,薩德伯爵先生):
敬啟者:
這封信很難寫,但是,無論什麼困難都無法阻止我寫這封信。你知道,我身為你的兒子的導師,一直到這個時刻之前,都沒有特別的理由向你詳細寫及有關他的行為或學業方面的事情。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相當活躍

相當活躍

這位叔叔就是年老的方丈賈克斯,斯蘭斯華,德,薩德,是一位學者。只要不會為自己帶來太多麻煩,他並不介意接下照顧這個小孩的工作。這位方丈是爾布魯歐修道院的院長,但很少去檢視所管轄的這間修道院。他住在紹馬尼那座與世隔絕的城堡中。年輕時代與壯年時代,他在巴黎的歡樂世界都是相當活躍的人物,如今歴經autocad繁華後,就返隱到了這座城堡。

在巴黎的那些裡,伏爾泰是逭位方丈的親密朋友。伏爾泰聽說這位朋友過著虔誠的生活,就以嘲諷的氣對他說:「親愛的方丈,你真的要變成神父,也要變成修道院院長嗎?這對你而難道不是相當多的聖餐,無法一口氣嚥下去嗎?何況,縱使大量的聖餐難道就能戒絕像你這樣的人對女人的沉迷嗎?」不可能的。這位方丈絕對沒有戒絕自己對女人的沉迷。但是,他確實是離開巴黎。

他的晚年確實是在自己的修道院的地區度過。他此時想必滿足於地方上的女孩了,因為他主要的「沉迷」對象是:個已經去世的女人出現於cad佩脫拉克的著名十四行詩中的貞潔女人蘿拉。這位方丈決定要一舉就永遠證明一件事:這位不為人知的蘿拉實際上就是十四世紀的蘿拉,德,薩德,完全就像人們傳統上所聲稱的那樣。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同情動物

同情動物

因此,我們不必同情動物,就像我們不必同情雲或花。我們也不必同情樹上的葉,因為樹葉終究一定會掉落。我們應該同情人的痛苦,因為上帝是藉由人的不幸來考驗人,看看我們是否適合進入天堂。所以,我們必須同情所有失去團體服信心的人,他們遠離真正的宗教,他們在解脫此生之前一定會遭受肉體的痛苦。

這個男孩學得很快,但卻是藉著死記的方式。他似乎不了解。但是,他從這位神父身上學到了基本的東西,不久就能夠稍微閱讀與寫作,也能夠朗誦教義問答。但是,他最喜歡的事情卻是:跟這位老神父到處遊蕩,從他身上學會團體制服辨認魚狗那種爆笑似的叫聲,也學會在何處可以發現雲雀的巢,以及啄木鳥的洞穴。在這位老神父的教導下,他變得很擅長偷竊鳥巢,收集各種顔色的小鳥蛋,有的出現棕色斑點,有的幾乎是藍色的。

漸漸地,他忘記了自己對於肉類的感覺。何況,他因為經常運動,肚子很餓,所以人家給什麼就吃什麼。他的祖母對他發出贊同制服訂做的微笑,認為他是世界上最棒的小男孩。她只為了 一件事感到遺憾,那就是,為了讓他受教育,她覺得必須把他送去跟一位叔叔住在一起。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靈魂歸還給上帝

靈魂歸還給上帝

然後,她把自己的困惱告訴神父。「我來跟他談好了 ,」這位可敬的老神父說。這位神父非常老,身材矮小,皮膚粗糙不平,像扭曲的石南根部,一頭白髮環繞著他那皺縮的棕皮似臉孔。他的教區中的每個人都相信,他死後,教皇會追封他為屏風隔間聖者。他帶著薩德家的這個小男孩去散歩很多次。

在散歩的時候,他就向小男孩說,上帝首先創造所有的動物,然後祂以自己的影像創造人類。我們心中的這種上帝影像,可以說是我們的靈魂。因此,這一部分一定會永遠活下去,不會死去,因為一旦死去,那就像上帝的一部分可能死去。這個小男孩努力要去了解這一點。但是,相反的,他卻認為,如果人會繼續活下去,甚至死後還繼續活去,那麼殺人並不是錯誤的事。但是,動物卻真的會死去所以殺動物是錯誤的行為。

這個溫和的老神父微笑著,改正小男孩的想法。動物,他說,並沒有靈魂。牠們是東西。牠們來了又去。牠們就像空中的鳥兒,天空的雲。牠們來了又走了 。牠們就像風兒,想吹到哪兒就吹到那兒。只有人是永遠的,只有人才有偉大的會議桌責任,那就是,把自己的靈魂歸還給上帝,就像帝當初創造它時那樣清淨,並免於亞當的原罪。

May 27, 2015
by Kobe Burgess
Comments Off on 在池塘屮捕魚

在池塘屮捕魚

她只是親吻他,擁抱他,答應給他另一隻康康,如果他喜歡的話,給他一打另外的康康。吃完飯後,他在廚房的女僕之中晃來晃去,其中一位女僕問他:「嗯,你的康康好吃嗎?」當他發覺自己其實已經吃了自己的辦公家具康康,他很快就開始嘔吐了 。之後,他拒絕吃豬肉、牛肉、家禽的肉,或魚肉,甚至不吃蛋。他的祖不知道要怎麼辦。她坐在桌旁,跟他一起哭著,努力要用湯匙餵他吃片片柔軟的蔬菜燉肉。

但是,這個男孩倔強地閉著嘴,只足搖搖頭,大大的眼睛默默地掉著淚。
這個可憐的女人不知道要怎麼辦。她一再說明:她當時只說晚餐要吃鴨肉,至於其餘的,她:無所知。她只能猜想:廚房的一個女僕是管鴨子的,她要:位農場雇工宰殺一隻鴨子。這位雇工抓了 一隻鴨子,任何的鴨 ,辦公桌內為哪一隻鴨子對他都無所謂,然後他就宰/這隻鴨孓。

但是,她的說明無法感動這個孩子。這個老祖母堅決地相信古代農婦們的智慧。 一位農婦勸她讓這個孩子去看看別人殺雞、在池塘屮捕魚,甚至宰牛的情景。儘管這個孩子反抗祖母,但祖母還是認為,這是為他门己好,所以緊抓住他,強迫他去看這些屠殺的情景。但是,當他嚎叫著、掙扎著時,她那溫柔的心也軟化广,於是,她放開他辦公椅,讓他逃走。她就是無法表現得很殘酷。同時,她認為,這個男孩一天天消瘦下去/。她唯恐他會生病。